时春

相机:凤凰205B 底片:Kodak Tmax 400 蛰伏与惊蛰,在节气里都表现得完全不是同等回事。我们能够沉沦,低落,混浊,混账,王八,都是无所谓的。人们在生命里似乎都在寻觅着应许之地,这种颠沛流离在时光中扮演着监督者。而从来我们都不晓得心中的应许之地在哪?应许之人是谁?而我期待着的那种彼此幡然醒悟。 真的,你需要时间,我需要等待春天。

Read Article →

妹纸叫陈以旺

2010年,我刚入商业广告时尚摄影行业当助理学徒。由于内心该死的腼腆和不自信作祟,一直都苦于无法鼓起勇气去对真正的模特儿开口说想拍一些概念人像。当时后也只好在面书上苦闷地看着一些充满热情的摄影师和模特合作去拍摄的作品。我和陈以旺是如何结识的,这我回忆不起来了。我只是知道当时她已经是火红人物,而我只是个为人所不知的胖子。男人的内心可以经过岁月的泡澡,浴缸的泡沫满溢了,睾丸涨大了,勇气鼓足了,联络上表示了想拍一套照片。陈以旺很豪爽地答应了,当然还有一个怪才叫楚帆的助阵造型发型彩妆,如虎添翼的,胆粗粗的就这样玩了起来。这辑的拍摄概念是取自意大利著名时尚摄影师Paolo Roversi风格模仿拟态。 2014年,我和陈以旺即将再次相约拍摄。好期待几年后彼此的见面和创作。 相机1:Mamiya RB67  底片:ILFORD DELTA 400 相机2:海鸥4A  底片:FUJI PRO 160S

Read Article →

虹吸式恬心

相机:Nikon F75 + 50mm F1.8 底片: Kodakchrome 100 过期10年正片负冲   萃取的时候,沸腾声仿佛是我心里呐喊替代,背后之下总是被抽离了个半。这一半,你抽走了咖啡豆子里属于我们俩的水果甜,细腻的咖啡层次,留下的另半个却是那份焦苦,涩甘。我与那8克豆子煮成100毫升来的咖啡对视,上壶冒着丝白烟。口中点燃支香烟,更有两串液体从瞳孔坠下,滑过了粗糙脸颊,久久无法自已。甜的热你早已抽走,苦的冷却含在我口中。这是你三年以后为我留下的,我仅有靠此新的姿态,为你恬思静念。      

Read Article →

蚀骨

摄于:新加坡植物公园  野之餐 人永远无法知道,大千世界平凡之时,一些东西早已慢慢侵蚀本身,直达骨髓。手之一举,脚之踮地,生命树的分子兹兹声响起,无需手舞足蹈皆可听见。那而后的细腻,称之为如胶似漆,称之为抱腿并肩。 你我总是无法清楚诠释,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着。我总不能说那是为了使用地球氧气而有着我们的存在吧。有时候我在观察周遭的人来人往,总老是觉得我眼睛所看的人事物都是黑白,除了那个既不完美且也特别的你富有着我眼里的七彩色。我总是泰然地手舞足蹈的,灵魂被你带领着舞动起来,骨与骨间的敦伦,虽不物质富有,却无与伦比得到世间最美。 别抽离,别抽离,别把早已植入骨髓里的,注入精神里的,灌入脑子里的。一切的,一切的,不管是曾经那可爱样子,或是如今恐怖的抽离,我们有着那早已相互蚀骨的,斑斑迹迹。

Read Article →

缺失口子

相机: Nikon FM2 + 50mm F1.4 底片: Ilford Pan 400 往往两个人相处的时间里,不经意地出现了缺口,而我们以为接不上去了。以雄性体的姿态,我把时间链的缺口堵上,得以续之。你让我感觉是共识达成,我如故地牵住你那细芊小手,走向着我们共同约好的誓言。不经意地,你似乎在那缺口勾隙中迷路了,卡住了,不肯形影相随了。 你清楚知道,我迷恋摄影,靠着眼睛和内心去表现每一张作品,是多么的让你纸醉金迷。那份痴,你懂,我懂,并不需要除了你我之外的人去理解。我以那胶卷的姿态活着,一张一张地去摄下,呈现出感染你的相片。如同这张不小心被卷断的黑白底片,我用胶纸粘上。这好比一生中错失的痕迹并无法把我击倒,反而却让这张底片丰富了实践,丰富了定义,丰富了情感,丰富了不渝。 如今你似乎在时间的缺口里寻觅着,而我却在属于我们约定的永恒时间里,爱着你。

Read Article →

冰冷手的

那一夜,那一夜,你即将离开的那一夜,轻抚着你的脸,实在是不忍离别。你已醉入梦里,你那丝丝长发早已沾上我无声的眼泪。紧紧握住你那冰冷的手,好让我的余温传入你心怀,温暖了你渴望你睁开眼对我说回心转意。为何这一刻却只是我梦遗了自己的心,如此难堪。失去你似乎只会把我逼如懦弱的窘境,像是我们常用的那盏桌灯,盖上满满的尘埃,任凭发光不了,而你竟未察觉,我是爱得如此毫无保留,心都是烧的,热的。 你说,你说,你忽略我感受地说,你把点点滴滴的生活史如诗如歌写在情感阅历簿里头,已经翻过去下一页,崭新的,崭新的。你说许彼此寻找另一个海阔天空,怎奈爱喝咖啡的你,却没领会到为何咖啡滋味会是如此苦中有甘并带着花香?我们不需要人工加糖,苦甘中能尝出,自然的,甜度的。 你走了,你走了,你要一个人静静的走,把我赶出我们的空间,我终究无法知道离开的那一刻你是否夺框。而我在众人面前强忍住悲痛握住相机拍下一张张模特的脸,可眼睛所望所展的,都是你的傻样子。我即将知道,噢不,我已然知道,那几千个六十分钟的日与夜,你不让我继而续之,就是这样的,这样的,结局是如此这样的。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