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失口子

相机: Nikon FM2 + 50mm F1.4 底片: Ilford Pan 400 往往两个人相处的时间里,不经意地出现了缺口,而我们以为接不上去了。以雄性体的姿态,我把时间链的缺口堵上,得以续之。你让我感觉是共识达成,我如故地牵住你那细芊小手,走向着我们共同约好的誓言。不经意地,你似乎在那缺口勾隙中迷路了,卡住了,不肯形影相随了。 你清楚知道,我迷恋摄影,靠着眼睛和内心去表现每一张作品,是多么的让你纸醉金迷。那份痴,你懂,我懂,并不需要除了你我之外的人去理解。我以那胶卷的姿态活着,一张一张地去摄下,呈现出感染你的相片。如同这张不小心被卷断的黑白底片,我用胶纸粘上。这好比一生中错失的痕迹并无法把我击倒,反而却让这张底片丰富了实践,丰富了定义,丰富了情感,丰富了不渝。 如今你似乎在时间的缺口里寻觅着,而我却在属于我们约定的永恒时间里,爱着你。

Read Article →

冰冷手的

那一夜,那一夜,你即将离开的那一夜,轻抚着你的脸,实在是不忍离别。你已醉入梦里,你那丝丝长发早已沾上我无声的眼泪。紧紧握住你那冰冷的手,好让我的余温传入你心怀,温暖了你渴望你睁开眼对我说回心转意。为何这一刻却只是我梦遗了自己的心,如此难堪。失去你似乎只会把我逼如懦弱的窘境,像是我们常用的那盏桌灯,盖上满满的尘埃,任凭发光不了,而你竟未察觉,我是爱得如此毫无保留,心都是烧的,热的。 你说,你说,你忽略我感受地说,你把点点滴滴的生活史如诗如歌写在情感阅历簿里头,已经翻过去下一页,崭新的,崭新的。你说许彼此寻找另一个海阔天空,怎奈爱喝咖啡的你,却没领会到为何咖啡滋味会是如此苦中有甘并带着花香?我们不需要人工加糖,苦甘中能尝出,自然的,甜度的。 你走了,你走了,你要一个人静静的走,把我赶出我们的空间,我终究无法知道离开的那一刻你是否夺框。而我在众人面前强忍住悲痛握住相机拍下一张张模特的脸,可眼睛所望所展的,都是你的傻样子。我即将知道,噢不,我已然知道,那几千个六十分钟的日与夜,你不让我继而续之,就是这样的,这样的,结局是如此这样的。

Read Article →

模特有约之 Janice Yip

在新加坡这个国际都市,时尚摄影模特人来人往之。我在工作岗位总是比较文静腼腆,这和我的外在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也当然了,这是因为自身的英语挺唬烂的,所以在拍摄工作之时,起初能够不说话尽量不说话,回答也都尽量短短的。没人希望自己自曝其短吧?而来新加坡工作一年多了,英文还真的是有待提升。得加油啊,不能一直被老板翻白眼,哈,离题了。 工作摄影棚时常会出现来自天南地北的男女模特,各个国籍的,是数不胜数呀。那时候我因语言障碍始终和洋妞模特沟通得当,而间中也有许多模特从中国香港等地过来,借此认识了一些。其中一个是香港妞,Janice Yip。 而我惊觉地发现自己除了摄影之外,几乎没有多少样爱好兴趣了。挺无聊的,主动约了Janice和潘琳达在某周日一起出去吃喝玩乐,顺便拍拍随性人像。

Read Article →

妹纸叫潘琳达

首先,她有一双让人停留视线超过三秒的眼神;再来,目视三秒以后她以瞬间换了一种最纯真的笑眼礼貌的道一声骨莫宁,我依稀记得我还处于没睁眼的上班啦。我不记得这来自广州的妹纸是怎么混熟的,相信应该是一起再阳台抽烟。比起洋妞模特,我记得依稀是因为某种关系,我对来自中国的模特特别关照。这很直白,彼此就这样哈啦起来。 这是彼此粤语爆粗成为共同的沟通桥梁后,随便找了一幅墙壁,拍下的简单人像。 她叫潘琳达。 -待续-

Read Article →

情祭一碗粥

关于粥这玩意儿,过往由小到大所吃的不外乎就是白米粥煮烂了,淋上些酱青胡椒粉麻油。而这两年以来,由于不晓得是她家抑或福州人吃粥喝粥的传统不太一样,我对粥的吃法略有些不同以往。半杯白米加上半杯糯米,或者甚至是全糯米来煮粥。口感很好呢,虽然我们住外用的是最便宜的白米,但仍然有白米的饭香;混上糯米一起煮粥,这也让一碗再平淡不过的粥有了不一样的口感与甜度。 生活生活,生而且活,一些活着当下的生活改变其实是多么微不足道,皆因人们许多时候忽略了去观察这种悄悄改变,包括现时刻的我。晚间到家后很自然的煮了半杯白米半杯糯米的粥,一阵子后粥好了。这一刻吃起来才知道糯米粥依旧是那个味道,没依旧的是桌子上只有单个碗盛着的糯米粥,而不是两个碗。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