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祭一碗粥

关于粥这玩意儿,过往由小到大所吃的不外乎就是白米粥煮烂了,淋上些酱青胡椒粉麻油。而这两年以来,由于不晓得是她家抑或福州人吃粥喝粥的传统不太一样,我对粥的吃法略有些不同以往。半杯白米加上半杯糯米,或者甚至是全糯米来煮粥。口感很好呢,虽然我们住外用的是最便宜的白米,但仍然有白米的饭香;混上糯米一起煮粥,这也让一碗再平淡不过的粥有了不一样的口感与甜度。 生活生活,生而且活,一些活着当下的生活改变其实是多么微不足道,皆因人们许多时候忽略了去观察这种悄悄改变,包括现时刻的我。晚间到家后很自然的煮了半杯白米半杯糯米的粥,一阵子后粥好了。这一刻吃起来才知道糯米粥依旧是那个味道,没依旧的是桌子上只有单个碗盛着的糯米粥,而不是两个碗。

Read Article →